在益思特亞細亞研究坊三月四號所舉辦的黑箱與曙光:東亞政經脈絡下的太陽花運動演講中,吳叡人教授花了兩個小時的時間,跟我們分析如何透過東亞的政經脈絡來思考「太陽花學運」的意義。以下先分享其演講結論部份的文字整理稿,提供參考:

 

1   

 

結論部分:

 

今天講了很多出現在東亞地區社會運動的個案(包括了韓國、日本、沖繩、台灣與香港),但並不是很系統性的整理論述,因為這應該是第一次有人做出這樣的嘗試。但透過個案的陳述之後,我們可以看到這些個案的幾個共通性。

 

第一,當然是對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的反彈,不過這不只是東北亞地區的獨特現象,而是全球性的現象。從西雅圖反WTO到佔領華爾街,從資本主義的核心出發的這些運動都具有反全球化的性質,只是在各地所發生的相應運動則反應了各自的脈絡與面貌。而這可說是因為資本主義失控之下,各國進行內部解除管制和資本自由進出所造成的後果。

 

第二,每個個案的地緣政治的衝突都在升高,並且都具有邊陲對抗中央的面貌。韓國選擇維持與美、中等距;日本選擇對抗中國,而中國則很像1930年代的德國;沖繩則同時面對美、日、中三方面的壓迫;台灣直接面對中國,但更重要的是必須回應美國;而香港則是處境最辛苦的地方。只是在主體性浮現的同時,香港進步派必須思考香港在東亞地緣政治上的角色與地位。過去香港只有貿易都市的機能,但香港要能思考地緣政治的問題前,必須要有準聯邦的自治地位才有思考的資格。目前沖繩縣知事就有這種能力,所以沖繩可以用「次國家」層次來與韓國或台灣連結,因此前提是必須要有政治的主體性。

 

第三、就各國的國內情勢來說,各地區內部的認同政治都逐漸抬頭。韓國出現了一種「不想統一」並且以反面來表述的韓國認同。而日本在對抗中國之下,自我認同也一直提高,特別是在戰後七十週年的今日,整個東亞地區有許多引起爭執之處。當中國月強壓時,日本內部就會變得越強硬。而地緣政治與中國崛起的因素,使得日本右傾化越來越嚴重。這與各國家與地區的地緣政治特殊性有關。

 

 2  

 

就運動的政治成果來看:我們可以說台灣的「三一八運動」獲得了最大的成果。因為這個運動不只擋住以新自由主義形式包裝之下中國在兩三年之內得以兼併台灣的意圖,亦不止擋住了馬席會,更是導致了國民黨的崩解與馬英九政府的跛腳以及民進黨的準執政。而要感謝的不只是青年與學生,還要感謝那些在後面支持的NGO團體,因為運動的短短幾天之內,就花了許多NGO團體一整年的預算。在搭建表演的舞台之後,NGO團體給了許多經費與設備的支援。因此台灣的這個運動取得了政治意義,而沖繩則是次之,現在衝突的發生,徹底改變了戰後的政治結構,今後在沖繩出現的就是一種「認同政治」。而韓國的社會運動力量則還是蠻強大,例如抵擋鐵道民營化就是顯例。日本的話,目前社會力卻始終無法轉化成政治力量,並且右翼勢力更加興起。香港的實質政治成果很不幸的則是處境最困難,因為面對的北京越來越強大。對香港年輕人來說,是很危險,是很困難的狀況。

 

從「認同政治」的角度來看:台灣、沖繩與香港無疑地都出現邊陲對抗中央,並且出現了本土認同的成果。不但本土價值出現,社會正義也成為共識。不過,民進黨已經不再是唯一的本土代表。而日本則是保守的民族主義增強,進步派只能免強維持戰後的民主主義訴求,不過這些主張並沒辦法去對抗中國崛起與擴張所造成的影響。因此,日本的和平論傳統尚從地緣政治上來看,是建立在美國負責軍事,日本則負責經濟。不過美國支持下的日本和平憲法則具有雙重圍堵的概念,圍堵中國同時也圍堵日本。而日本內部已變成朝向再軍備的方向發展,進步派必須要出現新的論述才能改變。韓國則是希望走出自己一個自己的道路。但是韓國一直有兩種立場:一方面在地緣政治上一直仰賴美國,但另一方面卻又希望成為區域強權,因此在走等距外交。不過進步派必須處理北韓問題。

 

以上做了一個非常樸素的排列式比較,但這對於我們理解「三一八學運」有何意義與幫助呢?

 

我們的目的不是透過這幾個地方社會運動的比較來凸顯三一八運動是最進步的。這些地方有共同性也有差異性。但對台灣來說,重點在於若內部新的認同與主流價值出現穩定共識之後,那台灣是否能形成穩定一致的國際論述來處理對外的問題。

 

因為,各個國家都有各自的政治脈絡與基礎。因此,雖然細微地分解與理解三一八運動固然很重要,但台灣是個小國,在國際政治上面臨了很困難的處境。我們可以說台灣民間社會幫助了台灣民主鞏固,這是民主化的結果,民主化創造出的公民社會防止了民主倒退,並且透過公民的參與,出現了內部整合的機制。但在社會基礎穩定之後,接下來就得思考如何面對對外關係。

 

雖然台灣的選項似乎很小,但在希望跟其他國家交往時,要如何不犧牲我們本土的進步價值就成為重要的議題。亦即,如何可以不要因為為了要維持台灣的存續而犧牲了目前所形成的本土進步價值。舉例來說,若你支持台灣獨立的話,那你是否會選擇支持沖繩美軍基地遷移?若從傳統主流的論述來看,當然會採取反對態度,但這樣就變成以鄰為壑,並且違背台灣的本土價值。但當台灣的本土價值與國際現實中有所衝突時,台灣到底有沒有能力來處理呢?我想,今天的比較是個開端,我們必須先透過對週邊世界來理解。因此今天這樣的拋磚引玉,是希望能讓大家一起來思考。因為,台灣並不是孤立的台灣,而是世界的台灣!

 

謝謝大家!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heisds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